欢迎您访问荆门图书馆网站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馆长信箱 | 手机图书馆 | 英文版
作家文库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> > 自建资源 > 作家文库 > 作家文库 >

地铁里的社会

时间:2022-07-26 17:33     来源:荆门日报     作者:吴成义    点击:

 
        我很喜欢地铁里的社会。
        喜欢地铁的畅通,听那过瘾的呼啸。虽然它为方便市民拐了一些弯,像一篇拉长的官样文章。但是,毫无阻碍的迅跑抵消了这种拖沓。我还喜欢地铁的静默与清爽,中国人喜欢热闹,爱大声喧哗,酒桌上可以感觉到市井的喧嚣,找一处安静实为不易。地铁车厢里正是肃静的好去处,很少能见到熟人,同伴相行也会少言低语,唯恐破坏安谧。青年朋友们用时尚衣装渲染的明亮,那一厢高光与青春气息,分明也是我格外喜欢的。
        我来到武汉,早晚出行都靠坐地铁,当很多很多的乘客埋头看手机时,只有我与极少极少的人,在抬起头做一个东瞄瞄西望望的现场观察者。我用目光一天天一次次地扫描车厢,且用心感受,最终在一个夜晚写下这篇文字。
        上班要打卡,年轻人喜欢懒床,迟起就成了火急火燎赶车的诱因,到了地铁口上上下下都要奔跑。我经常感到身后有撼摇电梯的大动静,一个个健硕男青年的跑动,就像我老家的公牛打斗前的狂奔一样,电梯是带电的速率,他们还要加速。当然,也有一些年轻女子跟跑,虽然她们比男士的着力要轻盈一些,但迈步却是一样的急切。我常常为她们捏一把汗,怕小姐姐们乱了步履而摔倒。有一次,我也跟在年轻人后面体验,学着他们两眼目视前方,两脚自带光芒地小跑,险些一脚踩空,吓出我一身冷汗。年轻朋友们的跑动,不在于值不值得,而在乎做与没做。有时下了电梯刚好车到了,这一趟跑也算值;有时并不顺心意,刚跑到停车止步的黄线边,厢门关了,车“呜”的一声溜掉,虽然只等一两分钟下一趟就会来到,但是青年人还是一脸的沮丧与焦躁。很多时候跑到候车的底层,车并没到也不后悔,因为至少努力了一把,可以让赶班的焦虑接受那阵奔跑的浅浅抚慰。我供职的公司有个年轻女同事说,她每天早晨都像打仗,哄小女儿起床,送她上幼儿园,忙完这一切,上班就只能选择小跑了。她请不起保姆,小两口的工资还掉每月一万大几的房贷,就只剩下安排潦草的日子,连买化妆品的钱都没了,只能素颜朝天。她笑言,幸亏自己长相不差,不用搽脂抹粉。她和丈夫都得奔跑着过日子,生怕有一天因为打卡迟到丢了饭碗。
       我终于看明白那电梯上奔跑的脚步,它不只是代表城市的节奏和青春的韵律,还载有生活的重压与支撑生活的艰辛。有谁不想放慢脚步行走,散淡地看人生风景;有谁又不想过轻奢的慢生活,心无负累每天睡到自然醒。可是,现成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,必须为了当下而活,为了活得有一线生机甚至高人一等,就得跑动起来,不言疲惫,不敢温吞,更不能躺平。
       我自来到武汉结缘地铁,就喜欢上这深层的轨道交通,地下与地上似乎是两重天地。进了地铁站,流动的人潮大多是青涩面孔,每张脸都有阳光般的写意。这里冬有明媚的暖,夏有爽心的凉,见不着一丝污垢,一切都是那样舒朗,就像鱼儿进了一条爽身的河流。更有穿着红马甲的青年志愿者,无论是姑娘还是小伙,都专注而热情,他们的身影分明就是这里最甜美的画图。
        地铁站内无论人流多么汹涌,都不会看到混乱的拥挤,不会听到踩踏的谩骂。上车在厢门两边排队,下车顺序而出,文明的气质与人群的谦和,一起营造着温馨。车厢内一样没有推搡,没有争抢,没有吵闹。润心的播音提醒,善良的避挤,友好地让道,每个人都温文尔雅。给老者和孕妇让座,不是稀罕事。军人和残疾人有专门的通道,得到真正的优待和厚爱。这里是一扇窗口,洞见文明,也表达着社会的良心。一次,在拥挤的二号线上,我看到两个青年抢着给一位老爹让座,一个稍起迟了些,他指着同伴笑言:他是共产党员,行动比我快!老爹坐下后竖起拇指说,谢谢,你们都是好青年!我在地铁线上见到了太多这般场景,我不得不为青年们“勿以善小而不为”的模范品行真诚叫好。有一次,我在八号线上急着下车,将小包忘在了座位上,下车走了一段,有个青年在我身后追喊:叔叔,您的包!转身接过小包,与青年握别时,车门关上了。我连说,对不起啊,害你误车了!青年回答,没事,等会下了车跑一阵。说完,给我一个大笑脸。我心里起了一阵涟漪,向青年真诚地拱手,站在那里一直等到他上车后才挥手离去。
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这是古训,用今天的大白话说就是环境改变人,圈子影响人。有一回,我在四号线上,遇见一个喝多酒的中年人大声地打电话,人们都用眼睛盯他,他的同伴用胳膊肘轻撞一下他,他才恍然知晓自己现时所处的境遇,迅疾降低了腔调。
        一滴污水若是掉进清水池,就会变得不见形色,在清洁水里沉潜淡化,分享洁净赐予的重生。
        地铁里的沉潜之道大抵如此。我是期望这个小社会的大众修为,可以借了时光通道,从地的深处翻越到街面依然如沐春风,荡涤人心。
        地铁车厢里的整体辨识度是亮爽的,早晚高峰期承载的多半是俊男靓女,长长的车厢永远载着春天。就是在这样的光亮里,越发容易觉察不合时宜的暗点,就如向日葵面朝太阳,背后依然显见阴暗一样。
       一次,我刚走进八号线车厢落座,就上来四位大妈级的妇女,六十岁左右,穿运动鞋,围红丝巾,一律卷发且焗金色,看手机要从小坤包取出老花镜。几位屁股还在找着座位呢,嘴巴就热闹起来。她们用纯正的汉腔议论家事或者某一个关注的话题,包括广场舞的形姿、对老公的严管、孙子的乖张、天气的变化、入冬萝卜的价格。林林总总的碎语,从大嗓门里蹦出来。车子越是轰隆她们越发高声,有时还夹杂大笑。这大半年中,我在地铁车厢里,还是第一次碰见这样开怀言笑的人。于是,我想起了《牛津词典》对中国大妈的解读:喜欢扎堆,话多,围丝巾、爱跳广场舞……哈哈,原来这几位大姐姐呈现的是户外通俗版的“中国风”。说实话她们的快乐也感染了车厢,车厢里的众多目光,不时地善意关注她们,几位姐姐倒是觉知了自己的出格,好像在一片安澜的水面投掷了石头,引发了跳水的波浪。她们抿嘴一笑,彼此只以耳语交谈。走过两站,隐忍不住,她们又开始狂放说笑。我在想,她们平素可能乘地面的公交车多吧。常若坐地铁的,说笑的腔调就会变得温婉,甚至不语。
        中国人对手机的依赖,在地铁车厢尤其严重,武汉也不例外。中青年一律低头看手机,不少人戴着耳机忘乎天地,这一刻灵魂走失在了那块小屏幕上,有些人因此坐过了站点才慌忙下车。我在纽约和巴黎的地铁上见识过市民们的阅读气息,许许多多的人都捧着纸质的书籍旁若无人地阅览。在武汉的地铁线上手机一律霸凌车厢,鲜见读纸质书的人。我曾经带着一本书到地铁上读览,见到大家都看手机,就觉得自己像歇在白米饭上的一只苍蝇,有了被人笑话甚至被拍死的胆怯。有人说,手机上有的是文学哲学天文地理,想读什么没有呢。可是,我注意观察了,车厢里多数人在看抖音读微信玩游戏,真正读电子书的只是极少数。有人解释,年轻人压力大,但凡有点空闲就想着放松,坐地铁便是放松时间。这样说也有合理的成分,但是并不能完全说服人,你以为纽约和巴黎的年轻朋友生活压力就不大吗?
        我在地铁站里匆匆走过时,看到缺少文化修饰的站台就常想:我们为何不像俄罗斯那样,在地铁站里多植入一些文化元素呢?俄罗斯早在一五时期开建的两百多座地铁站,就像两百多座风格迥异的文化宫殿。大篇的浮雕、栩栩如生的雕塑、生动的名画,以及古典的大吊灯,走进地铁站就穿行在艺术的廊道里,欣赏名家画作,体味主题浮雕,山河美景,包括十月革命和反法西斯战争的澎湃历史,尽揽眼底。乘客路过这里多了一次知识的浸泡,还享受了一回艺术的饕餮盛宴。
        地铁里的社会可以浸润人心,改变着人心。用好这方天地,是可以大获收益的。

版权所有:荆门图书馆 鄂ICP备05012537号 鄂公网安备 42080202000282号     
地 址:荆门市象山大道 tel:(0724)2366359 Fax:(0724)2366359
网站美工:荆门中小在线 网站美工服务:0724-2334421